当前位置:首页>要闻在线 > 正文

两会代表委员关注女童安全呼吁严打

发布时间:2016-03-04 10:24:02来源:未来网
摘要:女童保护2016全国两会座谈会上,“女童保护”项目发起人、京华时报记者孙雪梅发布了《2013年儿童安全教育及相关性侵案件情况报告》,报告由“女童保护”项目根据去年媒体公开报道、以及项目开展问卷调查情况得出。
  • 女童保护全国两会座谈会
  •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俞金尧阐述观点
  •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曹义孙阐述观点
  • 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朱征夫阐述观点
  •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中国社会工作研究中心副主任童小军阐述观点
  •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阐述观点
  • 女童保护全国两会座谈会
  •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俞金尧阐述观点
  •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曹义孙阐述观点
  • 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朱征夫阐述观点
  •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中国社会工作研究中心副主任童小军阐述观点
  •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阐述观点

2014年3月2日,由“女童保护”公益项目和团中央未来网联合主办的“女童保护全国两会座谈会”在北京召开,“女童保护”项目在会上发布,2013年全年国内一共有125起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女童案例,平均每2.92天就有一起曝光案例,其中受害者8-14岁居多。3位全国政协委员建议,应将儿童安全教育纳入九年义务教育课程体系;落实四部委意见,出台权威的防性侵教育教案;同时完善立法保护,废除嫖宿幼女罪等。

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朱征夫,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曹义孙,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俞金尧,以及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中国社会工作研究中心副主任童小军,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北京性健康研究会理事黄莉莉等儿童保护专家参加座谈会。48家全国各地媒体、75名记者到场报道。

每2.92天曝光一起性侵儿童案报告称“儿童安全堪忧”

座谈会上,“女童保护”项目发起人、京华时报记者孙雪梅发布了《2013年儿童安全教育及相关性侵案件情况报告》,报告由“女童保护”项目根据去年媒体公开报道、以及项目开展问卷调查情况得出。

“女童保护”项目是由全国各地100多名女记者、联合京华时报社、人民网、中国青年报社及中青公益频道等媒体单位,于2013年6月1日联合发起的公益项目,设立在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儿童安全基金下。“女童保护”以“普及、提高儿童防范意识”为宗旨,致力于保护儿童,远离性侵害。

报告显示,2013年以来,性侵儿童的恶性案件在全国各地呈持续高发状态,自2013年1月1日至12月31日被媒体曝光的案件就高达125起,平均2.92天就曝光一起。

童小军指出,现在社会需要改变两个错误认识,建立儿童保护意识:“第一,性侵的受害者并非只有成年人。据我所知的案例,中国受害儿童的最低年龄是3岁,国外甚至有不到1岁的受害者案例。第二,不是只有别人家的孩子才会被性侵。根据国外和我国的统计,60%-70%的性侵儿童案件都是熟人作案。”

“女童保护”项目发现,2013年公开曝光的性侵儿童案件中,受害人群呈现逐渐低龄化趋势,尤其以8岁到14岁的小学生居多。“女童保护”项目统计,被公开报道的419名受害者中,8岁到14岁的有340人,占总量的81.15%(公开报道未公布受害者年龄的未统计在内)。

在公开报告的2013年性侵儿童案件中,教师是曝光最多的犯案群体,达到33起;校长作案达到10起,列第三位,官员作案达到6起。这严重冲击了社会的心理道德底线,对未成年人及其监护人的安全感产生了相当负面的影响。

2013年下半年,“女童保护”项目在贵州、云南、北京、广东、湖北、江苏、山东等省市城乡地区的15所学校进行了儿童防性侵情况的问卷调查,结果发现,2013年以来,被访问的902名小学家长中,42.17%很关注媒体频繁曝光的性侵女童案,41.51%听说过案件,仅有16.32%表示不太了解。

在被访问的114名小学教师中,49.11%很关注,46.43%听说过,仅有4.46%教师表示不太了解。15.79%受访教师的生活周边发生过女童被性侵案件,14.91%听说过身边女童遭遇性侵害。

半数以上家长未对孩子进行防性侵教育

“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确实有很多大事,但孩子的安全应该是最重要的。儿童安全保护,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来参与。”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说。

朱征夫认为,这么多性侵儿童案多发的一大重要原因,是儿童性安全教育的极度缺乏。“在很多孩子眼里,老师家长的话就是权威。当权威人士来侵犯他的时候,他们可能连喊都不知道。”

“女童保护”项目对235名小学男生、219名小学女生进行的调查显示,仅有17.58%的孩子知道什么是“性教育”,60.88%孩子不知道何为性教育,21.54%的孩子选择“似懂非懂(知道一点点)”。受访孩子的父母职业依次为:40.00%是在外打工者,33.48%为农民,13.26%是个体户或商人,2.47%为公务员,1.12%为教师,其他占9.66%。

报告称,当面对问题“如果遇到有人不经你和家人允许,要摸你或脱你衣服,你知道该如何求助和自救吗”,有23.60%的孩子选择了“不知道”。并且选择“会”的76.40%中,有占总数44.30%的孩子选择了“大声呼喊”。

但实际上,国内外防性侵专家都强调,性侵犯罪的可能发生的地域有公众场合和密闭偏僻场所两类,如果儿童在后者的情况下大声呼喊,可能会导致犯罪者起意杀害孩子。由于缺乏系统、科学的授课,儿童这种对防性侵知识粗浅的一知半解,可能在特定情况下危及自身安全,造成恶性后果。

在“女童保护”项目访问的114名教师中,45.13%从没有对学生开展过性教育,开展过一次的占17.70%,两次的占13.27%;三次或三次以上的占23.89%。

在902名受访家长中,对孩子进行过性教育的仅占35.92%,没有的达64.08%,56.49%的家长从未向孩子讲过预防性侵害的知识。他们不对孩子进行性教育的原因由高到低依次是“认为孩子还小”(53.92%),“认为学校会教育”(19.86%),“想教育但不知如何开口”(18.84%),“怕教坏孩子”(6.02%),“害羞”(1.36%)。

但当问到“如果现在给您‘性教育’或‘预防性侵害知识’的教材,您能给学生讲授吗?”91.59%的教师选择“能”,仅有8.41%选择“不能”。在性教育的渠道选择上,女童保护项目统计显示,49.23%的孩子希望通过“学校或老师的渠道”接受性教育,28.72%希望通过家长,8.72%希望通过伙伴,8.46%希望通过画册、书籍等资料,4.87%希望通过网络。

黄莉莉表示,“性健康教育课是一定要纳入儿童教育体系中来,而且越早越好。”

孙雪梅表示,根据“女童保护”志愿者在贵州、云南、北京、广东、湖北、福州等省市小学讲授防性侵知识的实践经验,小学生最容易接受相关防范知识和方法,起到有效预防性侵危险的作用;而初高中生的讲授效果明显弱于小学生。”

童小军也建议,应当组织专家组尽快研究出台全国性、权威性、指导性的教师防性侵未成年人行为准则。比如“教师不得单独对异性学生留堂、训诫,如确有教学上的必要,应至少有一名同性教师陪同。如无同性教师陪同,教师与异性学生在室内单独相处时,不得关门。否则学生可拒绝教师要求或告知监护人”等。

孙雪梅介绍,“女童保护”项目在结合国内外儿童防性侵经验、成员多地试讲经验的基础上,起草的教案经过全国律协未成年人保护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张雪梅、北京林业大学性与性别研究所所长方刚教授、著名教育学者熊丙奇、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中国社会工作研究中心副主任童小军、中科博爱心理医学研究院公益部主任方若姣等10多名性教育学、心理学、社会学、法律界、一线专家的多轮建议、修订,历经半年时间40多次修改,最终形成独立的《防性侵教育小学课堂45分钟标准教案》,这份教案可作为一个教案样本,可免费提供给各地授课,同时提供相关培训。

孙雪梅特别强调说,“教案用于公益用途,绝不用于销售,希望能为全社会的儿童防性侵教育做一些贡献。”

“女童保护”项目建议,应鼓励地方教育部门、妇联组织、共青团少先队组织、民间公益组织对普及防性侵教育先行先试,比如印发基础防性侵知识小册子、开展公益性的讲座培训及互动活动、开通防性侵维权热线等。

政协委员、专家呼吁“废除嫖宿幼女罪”

在座谈会上,朱征夫、曹义孙提到了一个历年两会都曾被提及的“老问题”:废除嫖宿幼女罪。

朱征夫认为,嫖宿幼女罪是将幼女作为“卖淫女”处理,“但实际上,幼女未成年,不能表达自己的真实意愿”。

近年来我国已经发生了数起适用嫖宿幼女罪造成巨大负面影响的典型案例,每次全国“两会”,都会有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呼吁废除嫖宿幼女罪。2013年7月,最高法答复人大代表建议时,明确表示完全赞成废除嫖宿幼女罪,希望能与各界共同推动全国人大法工委尽快立项废除该罪名。

因此,与会政协委员强烈呼吁“废除嫖宿幼女罪,并入强奸罪”。

储朝晖认为,要解决性侵问题,除儿童安全教育工作外,还要同时在教育和法治领域着力。

“我国很多性侵儿童案件发生在乡村偏远地区,有的犯案者是30、40岁甚至年龄更大的老师。我将之归纳为‘弱肉相残’。原因有二:一是很多乡村教师的待遇差、社会地位低,精神是不健康的。二是偏远地区法治基础环境较差,人们法治意识薄弱,性侵儿童案件的查处力度也不够。”

朱征夫指出,我国目前缺少公共监护制度,导致留守儿童、流动人员子女已成为儿童性侵害的“重灾区”。“与国外不同,即使孩子被监护人伤害,目前我国不能剥夺监护人的监护权。”

童小军也建议,政府相关部门应尽快加大人员、资金等资源投入,发展儿童保护专业社工的建设。

“女童保护”项目还呼吁参照国外经验,建立性侵犯罪者姓名、照片、犯行的备案制度。对有性侵史的人,应出台强制性规定,终生不允许担任和儿童相关的工作、不得进入孩子聚集地。在涉及未成年人的职位招聘时,需特别提示有性侵犯罪记录者不得从事。

“目前最需要改善健全的就是儿童保护的法律环境。”童小军说。在即将召开的全国两会上,她表示最希望看到“国家真正启动儿童保护制度的建设”。

点赞

已收到13个赞

相关关键词:女童两会代表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