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要闻在线 > 正文

老伴儿李廷钊心疼屠呦呦:老太太太累了

发布时间:2015-10-08 10:00:31来源:成都商报
摘要:获得诺贝尔奖之后,找上门来的各种人也多了起来。有人前来说要给屠呦呦写一本书,宣传她具有的青蒿素精神 ——这一提法被她坚决拒绝了。她...

获得诺贝尔奖之后,找上门来的各种人也多了起来。有人前来说要给屠呦呦写一本书,宣传她具有的“青蒿素”精神 ——这一提法被她坚决拒绝了。

她的故居前留影的人也多了起来,也传出要将故居开发价值1.5亿元,或保护起来列为文保单位等传言,还有家乡人专程前来送她丝巾——她致电亲戚朋友,不要接受采访。

图据成都商报

昨日上午,成都商报记者在诺贝尔奖获得者屠呦呦北京的家中,对她进行了独家专访。两天前,这里还平静得无人知晓,现在,却已是热闹非凡。今年85岁高龄的屠呦呦仍然兢兢业业地接受着来访者的祝贺和问候。她对《成都商报》记者说,做学问会遇到很多困难,重要的是要坚持下来,不放弃,去战胜这些困难。她说,荣誉越多,意味着责任越大,希望自己还能继续多做点工作。如果她的获奖能够作为新的激励方式,激励更多的年轻人多做点工作,“我就很满足了”。

在一旁的屠老丈夫李廷钊心疼地说了一句:“老太太太累了。”

三个细节

因为听力的原因,屠呦呦招呼记者说话时离她近点,身体也倾向记者的方向,专注地盯着说话人的眼睛。

她告诉记者,“当时疟疾的死亡率很高。我来当这个课题组的组长……”老伴李廷钊马上打断说:“这些他们(注:记者)都知道。”

老伴李廷钊耐心而热情地接待着客人们,但对于妻子的事情却只字不提,他说,“获奖和我没有关系,我不好讲”。

心累

祝贺来了 质疑来了

前来祝贺的领导、同事、朋友,在屠老家单元门口的电梯口外排起了20多米的长队

“屠呦呦是否淡泊名利?”“为什么评不上院士?”获奖后,到处充斥着各种声音

屠呦呦的家在北京市东四环附近一个普通的中档小区,即使同楼层的邻居,至今还不知道,这位年过8旬的老人,就是诺贝尔奖获得者。屠呦呦的生活异常低调,在小区里,她就是一位普通的老者,和邻居们也多是谈自己的儿女、外孙女,从未谈及过自己获得的荣誉。

获得诺贝尔奖之后,她一直拒绝接受采访,最后只在6日勉强同意了接受中央电视台、新华社、人民日报等4家媒体的短暂采访。

小区保安说,6日前来祝贺的领导、同事、朋友,在屠老家单元门口的电梯口外排起了20多米的长队,小区的大门口和楼栋下,还专程安排了保安,对往来者进行询问,尽量减少外界对屠老生活的影响。

7日,《成都商报》记者来到屠老家,敲门后,她的丈夫李廷钊前来开门,虽然他们很忙,也不愿接受记者的采访,李老还是出于礼貌,很热情地将记者迎进屋内。他们的家整洁、明亮,见记者准备脱鞋进入,李廷钊连连说,“不用脱鞋、不用脱鞋”。然后,拉着记者进入客厅。

屠呦呦穿着一件红色的长袖衬衣、深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正与两位客人交谈,她的银框细边眼镜,在秋日北方和暖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因为听力的原因,她招呼记者说话时离她近点,身体也倾向记者的方向,专注地盯着说话人的眼睛。

家里陈设简单、朴实,多是老式家具,只有外孙女的一台钢琴,被擦得锃亮,是屋内最时髦的装点。米黄色的沙发边摆满了祝贺的人们送来的鲜花,更多的鲜花不得不摆放在阳台上。最吸引人的还是客厅一角的陈设柜,里面是屠呦呦获得的各种荣誉证书和奖杯。

屠呦呦说,她对这些荣誉都看得很淡,平时领奖也是和老伴悄悄前往,不愿大张旗鼓。近几年,她在全球获得了很多荣誉,但她大多没有亲自前往领奖。不久前,哈佛大学授予了屠呦呦一项荣誉,她说自己年龄大了,活动也不方便,便没有前往。“谁知道哈佛大学的奖还没领,这个奖(诺贝尔)又来了。”对于自己获奖,屠呦呦显得有点意外。

获得诺贝尔奖之后,找上门来的各种人也多了起来。有人前来说要给屠呦呦写一本书,宣传她具有的“青蒿素”精神,但这一提法被她坚决拒绝了。她的家乡宁波,故居前留影的人也多了起来,也传出要将故居开发价值1.5亿元,或保护起来列为文保单位等传言,还有家乡人专程前来送她丝巾等。

“集体的研究成果归功于一人是否合适?”“屠呦呦是否淡泊名利?”“为什么诺贝尔奖获得者在国内却评不上院士?”屠呦呦获奖后,也充斥着各种声音,对于这些,屠呦呦选择了以沉默来回应。

“老太太太累了。”一旁的李廷钊心疼地说。

身累

以身试毒 不幸中毒

为了试药,她得了中毒性肝炎,很多同事们也得了病

做到青蒿这一步时,她几乎把可以用的药都筛完了

“作为一个科学工作者获得了诺贝尔奖是个很高的荣誉。青蒿素研究获奖是当年研究团队集体攻关的成绩,是中国科学家集体的荣誉,也标志中医研究科学得到国际科学界的高度关注,是一种认可,这是中国的骄傲,也是中国科学家的骄傲。”屠呦呦不断重复着这句自己写在纸上的获奖感言。

交谈过程中,她一直在强调中国科学家的集体作用,是中国科学家群体的集体荣誉。她说,得到诺贝尔奖是个很大的荣誉,青蒿素及其衍生物的研制成功,这里面有当年研究团队集体攻关的成绩。她告诉记者,“我参加的时候比较晚了,1969年越南主动提出来让我们帮助他们,当时疟疾的死亡率很高。我来当这个课题组的组长……”这时,李廷钊打断说:“这些他们都知道。”

“北京的青蒿质量非常不好……我尝试用叶子,事实证明叶子里才有,梗里没有……做完动物实验后发现100%有效,再在我们自己身上试验药的毒性……我们尝试用乙醚替代酒精,发现去除毒性很有效……我们又做化学结构,通过改变药物的结构克服原有的耐药性……”后来为了试药,她得了中毒性肝炎,很多同事们也得了病。对于那段艰苦的岁月,屠呦呦很是怀念。

成绩的背后,意味着超出常人的付出。

当时,青蒿素的提取是一个世界公认的难题,从蒿族植物的品种选择到提取部位的去留存废,从浸泡液体的尝试筛选到提取方法的反复摸索,屠呦呦和同事们体会过无数次碰壁挫折。

做到青蒿这一步时,屠呦呦几乎把可以用的药都筛完了,200多种中药,380多次提取试验。这个被命名为91号的试验,是因为做了191次试验才发现了有效的部分。屠呦呦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做学问会遇到很多困难,重要的是要坚持下来,不放弃,去战胜这些困难。

说到自己的家庭,屠呦呦向记者提起,她和李廷钊是中学同窗,结婚已经52年,育有两女。李廷钊的工作也同样忙碌,他参与了国内多个重大科研项目。为了不影响工作,他们4岁的大女儿不得不寄人篱下,小女儿则被送回宁波老家。大女儿当时接回来的时候都不愿叫爸妈,小女儿更是前两年才把户口从宁波迁回北京。

老伴:获奖和我没关系

前来祝贺的人群络绎不绝,老伴李廷钊耐心而热情地接待着客人们,同时还不忘很感兴趣地和记者谈起自己的领域——冶金工程专业,但对于妻子的事情却只字不提,李廷钊说,“获奖和我没有关系,我不好讲”。

获奖后的屠呦呦异常低调,当记者问起,她是否有一些顾虑时,屠呦呦表示,做科学要实事求是,做人也一样……“这些事他们都知道了,简单地说几句,时间都排满了,等会还有单位的领导要来。”采访过程中,为了安排其他前来拜访的客人,李廷钊多次打断了屠呦呦的话。“一早起来不知道接了多少电话”,李廷钊一边忙于接电话,一边笑着说。屠呦呦也表示,“我觉得也没必要多说了,确实没什么好讲的,科研成果是团队成绩,我个人的情况在这两本书里都讲得很清楚了。你们仔细看下这书,上面都写得有”。说着,她递给记者两本书——《青蒿及青蒿素类药物》《20世纪中国知名科学家学术成就概览》,前者是她学术研究常用,厚厚的卷册已被翻得起了毛边,里面有一小段记录了屠呦呦及其团队发现青蒿素的历程;后者刚刚从柜子中取出,藏青色的皮质封面蒙了薄薄的尘。这两本书一直摆在她的茶几上,便于向来客推荐。屠呦呦说,她对青蒿素很有感情,《青蒿及青蒿素类药物》就记录了她的这份感情。

对于获得诺贝尔奖,屠呦呦说,要辩证地看。“说实在,我也没有老是想着得不得奖的问题。荣誉的根本问题是荣誉多了,你的责任也大了。对不对?”她还表示,做人本来就要做点实事,要多做点工作。获奖后,她专程致电亲戚、同事、朋友,让他们保持低调,不要接受采访。不过,她也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如果她的获奖,能够作为新的激励方式,激励更多的年轻人多做点工作,“我就很满足了”。

看着这两位老人那么忙碌,记者也不好多打扰。最后,屠呦呦让记者转告年轻的科研工作者:“科研成果能否获得世界公认,不是靠期待和愿望,而是需要创新和发现”。

同步播报

诺贝尔化学奖颁给了“基因”

由瑞典科学家、美国科学家、美土双重国籍科学家分享

瑞典皇家科学院7日宣布,将2015年诺贝尔化学奖授予瑞典科学家托马斯·林达尔、美国科学家保罗·莫德里克和拥有美国、土耳其国籍的科学家阿齐兹·桑贾尔,以表彰他们在基因修复机理研究方面所作的贡献。

瑞典皇家科学院常任秘书戈兰·汉松于当地时间11时45分(北京时间17时45分)在皇家科学院会议厅公布获奖者名单及其获奖成就。

该奖评选委员会当天发表的声明说,获奖者的研究成果在分子水平上描绘细胞如何修复基因并维护遗传信息,为科学界提供了关于活细胞功能的基本知识,其中的一些发现可被运用到抗癌新疗法研发方面。

上世纪70年代,科学界曾认为基因是非常稳定的分子,但林达尔推断若基因果真如此稳定,则基因的自然衰变速度就不足以支撑地球生命的发展。从这一观点出发,林达尔最终发现了能不断抵消基因衰变的“碱基切除修复”这一分子机理。

桑贾尔则通过研究绘制出核苷酸切除修复机制,并揭示细胞如何运用这一机制来修复紫外线对基因造成的损害。莫德里克的贡献是发现在细胞分裂的过程中,细胞如何纠正基因复制时的偶发错误。

评委会指出,人类基因每天因紫外线辐射、受自由基和致癌物影响而受损,即使没有这些外部“攻击”,基因分子内部也不稳定,一个基因组每天都能发生数以千计的自然变化。此外,人体每天都在进行数百万次细胞分裂,当基因被复制时可能出现缺陷。尽管如此,人类的遗传物质却没有解体,这是因为一个能监控并修复基因的分子系统在发挥作用。

林达尔在现场电话连线时说,得知获得诺贝尔奖很惊喜,自己最初投身于这一研究是因为知道细胞中的基因破损不可避免,必须对其进行修复,因此基因修复领域的研究很重要。他表示,这一领域的研究成果有望为广大癌症患者带来福音,为抗癌治疗带来更多希望。今年诺贝尔化学奖奖金共800万瑞典克朗(约合92万美元),将由这三位获奖者分享。(据新华社)


点赞

已收到18个赞

相关关键词:老伴儿老太屠呦呦